贤者的火车头

玩玩塑料,人懒坑杂,爬墙如风。

前两天摸的大头鱼
结课作业搞完估计买的白卡也要到了

虽然其实焦没对上但我确实可喜欢的两张

快乐草图

是给群里的互绘
画得真的很慢 低产低质本人x
试图艾特一下太太 @漓青

【兰高】片段

相当普通的 突发文
现pa 穿插月梗
我相信那个糟糕的短发一定是其它tony老师剪的,但暂时把锅给噶

周一的早晨糟糕依旧,即使没有工作也难以掩饰其恶劣的本质。
兰斯洛特让自己陷在深灰色的沙发里,昨夜莫名奇妙的梦境大大降低了他的睡眠质量,而真又回想起来的时候又说不来到底是些什么。
在那个时空里,他似乎通过某种仪式又或是某种渠道来到了一个机构中,看起来也许是一个科研所,接着他被有着一双漂亮蓝色眼睛的女士塞进了拥挤的小房间,房间四面白墙压抑至极,而据房间里的其他人说,房间里的一部分人会被卖掉,变成一种绿色的发光小方块

不,不会的。身旁同样处于待机状态的一位金发男士否决了这一想法。
听说未来会有一种新型的金色方块,也许那个会更有可能。金发男士补充说到。

金属撞击的声音将他从对混乱梦境的回忆中里扯回来,在没有出行计划的周一,他正靠在沙发边上,冬日里刺眼的阳光照在他还没打理额发上,而他身上还套着品味极差的条纹睡衣。远一些的餐厅里高文已经在吃早餐,从玻璃碗里透出的,可见的部分来看,应该是没有自己的份。
碗里的紫甘蓝颜色扎眼,它们卷起来堆叠在一起的模样让他想起自己死于高文刀下的头发,尽管高文在捣土豆泥方面精益求精刀功也还了得,但在他帮自己剪掉头发之后他还是有一些后悔,这样的情感在受到公司里女孩们的注视及看到阿格规文嘴边诡异的笑容后达到了顶峰。
肇事者此刻并不自知,安静的坐在桌前看着手机。阳光刚好切过碗的边缘,将他的右手照得近乎透明,兰斯洛特看着那只手持着晃眼的叉子卷起碗里的紫甘蓝送进高文的嘴里,微张的嘴里似乎已经被染上了颜色。植物叶片断裂的声音清脆响亮,传到兰斯洛特耳里又让他的脑袋隐隐作痛。
他记不清自己最后是不是真的变成了那种金色的小方块,但他应该是遇到了高文的,他穿着银白色的铠甲,在胸甲右侧镂空着成束的百合,即使是花蕊也精致的嵌上了与他发色相近的宝石。被称做master的少年看起来相当开心,交给他两个方块让他去买张高文他舅的大头肖像。
故事到这几近尾声,他带着方块去寻找商店,同时有些记忆与设定被同步过来,他应该是个骑士,是亚瑟王传说里的那个,响应召唤修复人理。他看着手上的方块想起最起先那位金发男士的话,又忽的在这样的记忆中找到了一块墓碑,他手里拿着一纸书信用拇指碾过石碑上刻着的字母,嘴里嘟囔着墓主人的名字。然后他回想起了关于高文的事,就像某出排练好的戏剧一样,他打算劈向高文,这与预想中的相同,而发出的声音却像切碎植物叶脉时的。他握紧了那个方块,但它变得越发沉重,先是像他的佩剑一般而后压的他抬不起手。

在极度不适中他惊醒了。

此时重达78kg同居人正压在他的手臂上。

End

大概是个合格流水账了
整个故事其实就是从【紫色舌头的噶】这个画面开始的,然后开始了奇妙发散

一点爽图【你
肝完稿回来细化并不要脸的打上tag

摸鱼的噶以及群里交换的小挂件x

屯一点草稿上来…然后去细化